• <strong id="wagc0"><button id="wagc0"></button></strong>
  • <sup id="wagc0"></sup>
  • <strong id="wagc0"><object id="wagc0"></object></strong>
  • <strong id="wagc0"><object id="wagc0"></object></strong>
  •  
     
     
    中共四川省委臺灣工作辦公室
    四川省人民政府臺灣事務辦公室
    主任
    副主任
    副主任
    機關黨委書記
    一級巡視員
    二級巡視員
      羅治平
    張  軍
    袁  明
    孫樹學
    楊希平
    楊志學 劉浩
    白剛
    專題 更多>>
    ·“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主題
    ·掌上蜀繡第3季
    ·兩岸新媒體“掌上蜀SHOW
    ·兩岸新媒體“掌上蜀SHOW
    ·第三屆臺灣傳媒大學生實習暨
    產業園區 更多>>
    錦繡天府 更多>>
    文化巴蜀 更多>>
    美味四川 更多>>
     
      當前位置>>四川資訊
    三星堆再醒驚天下持續帶火考古文博熱——是考證是尋根更是傳承
    2021-08-09 10:06:10    華夏經緯網

      8月底,三星堆祭祀區考古發掘將迎來新一輪成果發布。自去年10月開始,考古人員已在此進行近一年的持續發掘。包括商周時期最大黃金面具在內的2000多件文物,令三星堆再醒驚天下。這次新一輪成果發布,讓各界充滿期待。

      從三星堆遺址到寶墩遺址對古蜀文明的追尋,從羅家壩遺址到城壩遺址對巴文化的探索……近年來,四川考古人員一直致力于通過考古回答我們是誰、從哪里來等哲學問題。伴隨著一次次考古成果的發現,四川文化根脈漸漸清晰。三星堆博物館、金沙遺址博物館一次次刷新游客紀錄,表明越來越多的人主動去觸摸中華文明的燦爛歷史。

      尋根讓考古回答“我們從哪里來”

      三星堆祭祀區的新一輪發掘,迄今已公布兩次考古成果。每一次公布,都憑豐富的出土文物引起業內外廣泛關注。

      三星堆重啟發掘有其深刻內涵。2019年,四川省印發《古蜀文明保護傳承工程實施方案》,明確提出古蜀文明是中華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中華文明多元一體的重要實證。首次把古蜀文明申報世界文化遺產、增加四川文化軟實力和影響力寫進方案。

      古蜀文明要保護和傳承,首先需要厘清一個問題:這個文明從哪里來,經歷了怎樣的發展。

      在對茂縣營盤山等遺址的發掘中,考古人員發現這里的陶器,屬于典型的馬家窯文化類型。根據陶器和對人骨的體質人類學分析,考古人員認為,古蜀先民的主要來源,應該是西北甘、青地帶的人群沿著橫斷山脈一路南下進入岷山河谷。在對成都寶墩遺址的發掘中,他們發現寶墩的筑城技術和長江中游的石家河遺址相同,說明長江中游地區的人民也曾為成都平原的人們帶來筑城技術。今年7月,寶墩遺址再次發現4000多年前的水稻田,說明長江中游的水稻種植技術早在4000多年前已沿長江流域進入成都平原。

      今年3月,三星堆6座祭祀坑的新成果,再次以豐富的材料證明以三星堆為代表的古蜀文明,與中原文明、與長江中下游文明均存在著密切聯系。

      正如中國考古學會理事長王巍所說:古蜀文明的脈絡正因考古而漸漸清晰。

      巴蜀大地,剛勇尚武的巴文化同樣是重要組成部分。對巴文化的探索,近年來步伐明顯加快。在渠縣城壩遺址,考古人員發現巴國“賨人”城址;在羅家壩遺址,發現了大量高等級墓葬,出土了龜甲等可能與巴族貴族占卜活動有關的文物。古代巴人中的一支——賨人的最后棲息地,已確定就在渠縣城壩。

      最近,新的消息繼續傳來。在南充和廣安,發現100多處可能與巴文化有關的遺址,其年代涵蓋新石器時代至商周。巴國從誕生到滅亡的過程,秘密可能就在這些遺址中。

      在四川博物院,“遠古四川”展廳觀眾人流不絕。成都觀眾鐘蘭在馬爾康哈休遺址出土的陶塑人面像前久久駐足,“它和甘肅大地灣遺址出土的人面像太像了。”鐘蘭說,“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通過文物,我了解到我們的祖先來自哪里。”

      保護像愛護生命一樣保護文化遺產

      文物,承載著民族的歷史。近年來,四川一直像愛護生命一樣,保護著文化遺產。

      7月29日,省人大常委會會議表決通過《四川省三星堆遺址保護條例》。三星堆遺址的保護,從此進入法治化軌道。

      三星堆1986年“一醒驚天下”后,當時還繼續面臨著當地農民挖磚取土的破壞。為保護遺址,四川派出工作人員專門赴北京匯報情況。1988年,國務院單獨就三星堆遺址組織評審,并將其評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此番專門立法保護三星堆遺址,更明確了保護優秀歷史文化遺產是全社會共同的責任。

      三星堆的保護并非個例。廣元千佛崖石窟,中國石窟藝術史下半闋的典型代表。為避免這片石窟藝術瑰寶被國道車輛揚塵覆蓋,從千佛崖面前經過的108國道,在10多年前直接改道。國道之下重新清理出來的明清古金牛道,自此重見天日。

      為將成都邛窯遺址打造成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動員50多家原住民從當地搬出。如今,邛窯遺址公園已成為讓文物活起來的鮮活案例。曾經在這里燒制了800多年陶瓷的地方,窯口再度燃燒起熊熊大火。

      在汶川特大地震中,受到重創的文物也在災后重建中重獲新生。桃坪羌寨的災后重建,更是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2016年度亞太地區文化遺產保護獎。

      保護文化遺產,就是守住民族的根與魂,守護我們的精神家園。為保護革命文物,四川省專門印發《四川省革命文物保護利用工程實施方案》,《四川省紅色資源保護傳承條例》也于7月正式施行;為保護四川石窟藝術瑰寶,四川省于去年底開啟四川石窟專項調查,為全面保護石窟提供資料、摸清病因。

      傳承讓文物活起來 豐富歷史文化滋養

      7月30日,“回望長安——陜西唐代文物精華展”在成都金沙遺址博物館揭幕。曾轟動國內外的陜西何家村窖藏和法門寺地宮文物,吸引了絡繹不絕的觀眾。不少觀眾說,“在這里領略到了中國盛唐時期的繁華和勃勃生機。”

      當收藏在廣大博物館、紀念館中的文物活起來,這些古人智慧和審美的結晶,正成為國人文化自信和民族自豪的源泉。

      3月,伴隨著三星堆祭祀區新一輪成果發布,三星堆博物館迎來如潮游客。清明節、“五一”節假期,游客人次連連刷新歷史紀錄,大多數游客千里迢迢從省外趕來參觀。不少游客表示,“沒想到3000多年前,三星堆就能創造如此發達的青銅文明。”“我們的祖先,實在是既智慧又充滿浪漫的想象力!”

      近年來,博物館熱在四川不斷升溫。從“絲路之魂敦煌藝術大展暨天府之國與絲綢之路文物特展”引來超百萬人次的觀眾,到中印雕塑展、“江口沉銀——四川彭山江口古戰場遺址考古成果展”等,都引爆一輪又一輪觀展熱潮。

      據介紹,四川省博物館觀眾2019年就已達7500多萬人次。博物館,已成為四川人的文化新客廳。三星堆、江口等各種考古成果發布,也持續吸引著公眾熱切關注。

      考古熱、文博熱……中華民族5000年燦爛文明面貌正變得更加清晰。活起來的文物,為公眾提供了深厚的歷史文化滋養。(記者 吳曉鈴)

    來源: 四川日報

      相關文章
    ·河南強降雨牽動人心 各路川軍星夜行動 馳援河南
    ·國社@四川|川渝兩地電子健康卡實現“一碼通用”
    ·國社@四川|國產翼龍-2H無人機為通信中斷區搭建空中移動基站
    ·首批“天府旅游名牌”啟動申報
    ·新方案出爐成都公園城市建設持續“上新”
    ·成都完成首單線上全流程辦理“9810”出口退稅
    亚洲色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