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ttllf"><delect id="ttllf"></delect></nobr>
    <nobr id="ttllf"></nobr>

    <nobr id="ttllf"></nobr>

    <menuitem id="ttllf"></menuitem>

    中美善惡的一面鏡子:美軍倉皇撤離阿富汗
    目前美國從阿富汗的撤軍已經完成了90%以上,拜登表示美軍已經實現了“反恐目標”,應該由阿富汗人“決定自己國家的未來以及如何治理國家”。顯然美國已經徹底放棄阿富汗,任由阿富汗陷入內戰。周邊國家普遍擔心阿富汗沖突會“外溢”,恐怖分子趁亂流入中亞、毒品走私等問題將加劇……20年過去了,作為阿富汗持續動蕩的始作俑者,美國及其盟國拍拍屁股逃離后只留下巨大的“安全黑洞”。

      美國總統拜登近日宣布全部駐阿富汗美軍將在8月31日之前撤離,“阿富汗戰爭的反恐目標已經實現,現在是時候離開了”。美國中央司令部也發表聲明稱,美國從阿富汗的撤軍已經完成了90%以上。

      名為撤軍,但在很多人看來美國是在阿富汗打不下去了,失敗了,被迫倉皇逃走。

      20年前發動阿富汗戰爭時,美國信心飽滿,志在必勝,但很快發現陷入了泥潭,騎虎難下,反復調整戰爭目標。美軍面對的是幾乎沒有外援的塔利班,但花費了一萬多億美元和2000多條士兵生命的代價,就是搞不定它。塔利班主要憑借自己的那點力量就獲得一個類似越戰的結局,這不能不說是美國當下國家能力衰退的一個寫照。

      美國似乎特別喜歡打仗,但幾乎每場戰爭都留下一個爛尾工程。如今塔利班視其為仇敵,阿富汗政府將它看成是自私自利的逃跑者,華盛頓對這場戰爭“勝利”的所有宣揚都是自我粉飾的裝腔作勢。

      更具諷刺的是,塔利班發言人蘇海勒·沙欣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中國是阿富汗的朋友,他們歡迎中國前往阿富汗投資,并表示反對任何人和任何力量從阿富汗的土地上攻擊中國等國家。經過20年的戰爭和動蕩,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至今都視中國為朋友。

        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表示,很多事實表明,在國際道義與一己私利之間,美國總是選擇后者。美國在全球多地推行其所謂自由民主體制,強推政權更迭,所引發的動亂、戰爭、恐怖主義、難民潮等后遺癥至今難以消除。美國罔顧責任和義務,迫不及待從阿撤軍,將爛攤子和戰亂局面甩給阿富汗人民和地區國家,進一步暴露出美國“捍衛民主人權”幌子背后的虛偽人設。

      汪文斌指出,作為阿富汗的友好近鄰,中國始終支持阿人民維護本國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把國家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中方一貫秉持“阿人主導、阿人所有”原則,致力于推動政治解決阿富汗問題。中方愿同國際社會和地區國家一道,繼續助推阿和平和解進程,助力阿富汗早日實現和平穩定。

    20年戰爭,為阿富汗留下了什么?

     

      “9·11”事件后,美國迅速發動了阿富汗戰爭,推翻了塔利班政權,趕跑了基地組織。隨后20年,美國繼續在阿富汗進行反恐戰爭,推動戰后重建,進行所謂民主改造。阿富汗由此建立了所謂西方式民主共和政體,經濟實現了低速增長,國家安全部隊也得以建立。

      然而,20年過去了,阿富汗仍舊是一個沖突、動蕩的國家。美國發動阿富汗戰爭的一個戰略目標,就是使阿富汗不再成為恐怖主義滋生的土壤,但是這種目標并未實現。因為塔利班雖然作為一個政權已經被推翻,但它自2003年起實現了重組。迄今為止,它已發展成為擁有8萬多名成員、戰斗力頑強、反美反政府的政治軍事組織。除塔利班之外,基地組織以及“伊斯蘭國”呼羅珊分支等各種極端組織在阿富汗境內也非常活躍。20年來,沖突給阿富汗帶來了嚴重的人道主義災難。

      阿富汗依然是一個實際上分裂的國家。美國及其支持的阿富汗政府不能在全境實施有效統治,主要控制中西部和北部地區以及全國大中城市和交通干線。阿富汗政府也離不開美國及其西方盟友的軍事保護。此外,它還面臨治理效能低下、腐敗成風等困境。反觀塔利班,它已控制了阿富汗東南部、南部等許多地區,并在牢固管轄區內實施有效管理。比如實施伊斯蘭教法,向當地民眾提供保護,幫助解決民事或商業糾紛,實際上與阿富汗政府形成政治分立之勢。

      阿富汗還是世界上最不發達的國家之一。工農業基礎薄弱,糧食不能自給,經濟嚴重依賴外援,財政不能自立,民眾生活困苦。持續近20年的阿富汗戰爭,只留下了一個動蕩、分裂、貧困的阿富汗。

    比越南戰敗時還惡劣的逃離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從阿富汗軍方和政府消息渠道得知,由于美軍撤離阿富汗過于匆忙,有超過7000名包括“基地”組織、塔利班高官和毒梟在內的恐怖嫌犯、重犯頭目,被“扔”在巴格拉姆空軍基地防范薄弱的監獄內。這些人隨時可能越獄。一旦他們重獲自由,阿富汗極可能重新成為“恐怖分子的天堂”。而且,這個基地一旦被塔利班接管,美國在阿富汗長達19年的“反恐戰爭”將成為一個世界級笑話。

        一名阿富汗國民軍高級軍官憤怒地說,“他們(美軍)甚至沒有把重犯名單交給我們,也沒有說明哪些人關在哪個牢房。”美聯社報道也透露,美軍不辭而別后、阿富汗政府軍進駐之前,一伙搶劫者闖入基地洗劫了營房,倉庫也被翻了個底朝天。

      3000名阿富汗國民軍官兵現在已經正式進駐和接管巴格拉姆空軍基地,但讓阿富汗政府和國民軍指揮層極度不滿的是,他們甚至缺乏巴格拉姆基地的規劃圖,完全不知道基地不同區域的用途、安防弱點,以及各項基礎設施運轉是否正常。

      阿富汗國防部發言人表示:“拘留所內關押著許多‘高價值’嫌犯。盡管美軍撤離得很突然,但我們有足夠信心確保他們不會越獄,以此保護我們反恐戰爭的成果。”但阿富汗許多安全官員和觀察人士對此并不樂觀。塔利班現在已經完全控制了南部的坎大哈省和赫爾曼德省,北部的許多省份也在塔利班的控制之下,其前鋒部隊已經抵達喀布爾郊區,阿富汗政府根本不可能有更多安全作戰力量來管理如此龐大數量的嫌犯。這些被拘禁多年的嫌犯一旦越獄成功,勢必成為塔利班等組織的骨干力量,阿富汗安全局勢會因此加速惡化。

    駐阿富汗美軍 資料圖

      盡管包括五角大樓在內的美國上下都真心希望美軍離開阿富汗,但對于美軍如此狼狽地撤離巴格拉姆空軍基地,各方仍然感到始料未及。曾在阿富汗作戰多年的一位匿名美軍少將對美國媒體表示:“這樣的撤離不能算是撤離,完全是倉皇逃離。我們拋下了并肩作戰多年的阿富汗國民軍,拋棄了多年來支持美軍的當地人、親美的所有力量,乃至阿富汗整個國家。這樣的舉動,讓支持美國的人可能不再相信美國。這是一個比越南戰敗撤離時還要惡劣的事件。”

      急劇惡化的阿富汗安全局勢,不僅暴露了美國政府和五角大樓對阿富汗根本沒有長遠戰略,漫長反恐戰爭的惡果還將對中亞、南亞乃至全球安全帶來極大威脅。

      7月5日,阿富汗的鄰國塔吉克斯坦國家安全委員會官員表示,與塔利班發生一場夜間沖突后,1037名阿富汗政府軍官兵逃到了塔吉克斯坦境內。該委員會稱,塔利班已經“完全控制”了阿富汗東北部與塔吉克斯坦接壤的巴達赫尚省的六個地區。駐阿富汗美軍司令奧斯汀·斯科特·米勒日前警告說,若按目前的情況繼續發展,“阿富汗將走向內戰”。美國情報界則評估認為,阿富汗政府在美軍完全撤出后半年之內就會垮臺。

      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7月3日在第九屆世界和平論壇上表示,在阿富汗問題上,最緊迫的任務是保持局勢穩定,防止發生戰亂。美國作為阿富汗問題的始作俑者,應以負責任的方式確保局勢平穩過渡,不能甩鍋推責、一走了之,不能因撤生亂、因撤生戰。

    過河拆橋,美軍丟下阿富汗雇員跑了

        自2001年阿富汗戰爭爆發以來,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國家大約雇傭了30萬阿富汗平民為他們提供包括翻譯、餐飲、清潔、機械維修以及安保等諸多工作,這些阿富汗人和他們的親屬也因此成為包括塔利班在內的恐怖組織和極端組織的襲擊目標。據美國非政府組織“一個都不能少”(No One Left Behind)統計,今年以來平均每個月都有至少兩名阿富汗翻譯遇害,5月這一數據增至5人。

        盡管塔利班近日表示,只要這些阿富汗人對他們曾經的所作所為表現出“悔意”,他們的生命安全就不會受到威脅,但一名要求匿名的阿富汗人在接受路透社訪問時表示,“我確信塔利班會殺了我”,“他們說的只是謊言,不過是為了向世界展示他們良好的形象”。

      顯然,遠在華盛頓的美國政客們沒能對喀布爾的危險感同身受。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美國國會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作證時表示,目前約有1.8萬曾為美軍工作的阿富汗人在申請特別簽證,但相關工作出現了嚴重延遲。他保證會推進相關工作,但顯然國務院的速度趕不上可能在8月就能完成撤軍的速度。

        《華盛頓郵報》在此前的一篇報道中則指出,這些申請往往被淹沒在繁雜的官僚程序中,最終不了了之。非政府組織“國際難民協助計劃”的高級律師迪帕·阿拉格桑就表示,“這些申請被卷入了一個黑洞,在兩三年的時間里根本不會有人理會它們。”

        打著“保衛阿富汗人權”旗號發動長達20年戰爭、最終釀成人道主義災難的罪魁禍首,正準備“拍屁股走人”,只留下阿富汗人面對未知的恐懼。美國的所作所為,也再度讓全世界看清了這個自詡“人權衛士”的虛偽。面對數萬曾為美國“捍衛人權事業”流血流淚的阿富汗人的呼聲,美國政客高呼的“人權”何在?

      分析人士指出,無論是奉行“美國優先”的美國前政府,還是冠冕堂皇宣稱阿富汗人民有責任決定自己未來的美國現政府,他們永遠不會有太多時間去為阿富汗考慮。美國加速“甩包袱式”撤軍,是奧巴馬政府以來美國收縮反恐戰線、聚焦主要目標的戰略延續。

        美國及其盟國為盡快擺脫戰爭泥潭,以不負責任的方式從阿富汗撤軍,給該國留下巨大的“安全黑洞”。作為阿富汗持續動蕩的始作俑者,美國在阿富汗內部和談舉步維艱、極端組織趁亂做大的風險不斷增加的情況下加速撤軍,不僅犧牲了阿富汗人民的利益,也令地區國家安全風險陡增。

    美國給世界留下多少爛攤子

        多年來,美國一再輸出動亂,受害的國家不僅是阿富汗,還有敘利亞、伊拉克、利比亞等國。這個自詡為“道德標桿”的世界第一強國,是多國動蕩、混亂、恐怖主義活動加劇的重要來源。

      非營利倡議組織One Project的研究報告稱,美國在“9·11”后發動的戰爭,已至少迫使住在或來自阿富汗、伊拉克、巴基斯坦、也門、索馬里、菲律賓、利比亞和敘利亞等國的3700萬人流離失所。除二戰外,這個數字超過1900年以來每一場戰爭的流離失所總人數。美國布朗大學開展的戰爭代價項目研究發現,至少有80萬人直接死于伊拉克、阿富汗、敘利亞、也門和巴基斯坦的戰爭暴力。

      2003年4月,發動伊拉克戰爭的美軍進入巴格達市中心。卡塔爾半島電視臺今年4月的一篇文章描述了18年前伊拉克的情形:經過約3周的猛烈轟炸、力量不對稱的戰斗后,該國開始陷入混亂、破壞活動不斷的惡性循環。伊拉克人遭受的心理損失無法估量。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報道說,估算的數據顯示,伊拉克戰爭導致20萬平民死亡。

      據美國《華盛頓郵報》梳理,2011年,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從伊拉克撤回大部分美軍,但從2014年開始,又重新部署了一些部隊以打擊“伊斯蘭國”(IS)。去年,伊拉克要求美國派代表團討論撤軍機制,美國國務院對此表示,他們準備重新致力于促進與伊拉克的“戰略伙伴關系,而不是討論撤軍問題”。

      卡塔爾半島電視臺引述政治分析家巴哈·哈利勒的話說,“在(美軍)入侵之前,伊拉克是一個國家,但在入侵之后,甚至是在2011年美軍撤離后,伊拉克都不再是一個真正的國家”。他談到該國諸多領域遭受嚴重影響,包括經濟、健康、教育、環境等,一些國家也在干涉伊拉克的事務。哈利勒表示,整個中東地區的安全、經濟、政治局勢都受到美國入侵伊拉克的影響,更不用說伊拉克的內部局勢了。

      伊拉克的鄰國敘利亞也是美國“輸出動亂”的受害者。BBC引述敘利亞人權觀察組織的數據說,截至2020年12月,敘利亞戰爭導致38.7萬人死亡,其中11.6萬為平民,更為可怕的是,20.5萬失蹤人口數據并未計算在內。“敘利亞內戰是地球上最危險、最具破壞性的危機。”《世界報業辛迪加》說,自2011年以來,美國在敘利亞沖突中一直在扮演關鍵角色,包括為多方提供資金、裝備、訓練,以及進行教唆。華盛頓試圖推翻巴沙爾的行動并非為了保護敘利亞人民,而是一場針對伊朗和俄羅斯的代理人戰爭。

      美國布魯金斯學會網站刊文說,美國目前對待敘利亞的政策以孤立和制裁為主,這加深和延長了普通敘利亞人的痛苦,摧毀了該國中產階層,助長了戰爭暴力。不過,這些措施并沒有削弱巴沙爾國內核心選民的關鍵支持。

      美國《大西洋月刊》稱,華盛頓曾在十年時間里三次“推翻”所謂的“獨裁政權”,但未能在戰后為相關國家帶來穩定。這三次指的就是在阿富汗、伊拉克以及利比亞所發生的事情。美國全國廣播公司稱,自2011年卡扎菲倒臺以來,利比亞局勢一直處于螺旋式下降的分裂狀態,的黎波里有聯合國承認的政府,東部有外部勢力支持的反對派系。

      俄羅斯《歐亞日報》評論說,美國與阿富汗、伊拉克、蘇丹、利比亞、敘利亞、也門的激進分子合作,對這些國家的內政進行干涉,導致相關地區成為動蕩、恐怖分子活躍的地方。事實上,美國人推行的所謂民主到了哪里,沖突、混亂、恐怖主義就出現在哪里。

      《南華早報》刊文說,20年的阿富汗戰爭沒有實現美國領導人打算達到的任何目的,只是引發了無法想象的流血事件,并付出約6.4萬億美元的代價。中東的反恐戰爭同樣沒有達到美國的目的,只是在一個原本就已動蕩不安的地區制造了更多動蕩。“我們無法預測這些相對貧窮的國家將會發生什么,但我們知道,沒有任何美國領導人將為他們的反人類罪行負責。”

      阿富汗存在其固有的利益格局和文化傳統,被廣泛稱為“帝國的墳墓”。最近四十余年蘇聯和美國先后在那里折戟沉沙,中國決不會以他們的方式進入阿富汗。美國帶給阿富汗的痛苦一頁翻過去了,新的一頁正在那個國家展開。它會是內戰還是和解仍不確定,什么能把那個國家從一盤散沙凝聚起來同樣難以預料。但中國將會一直是阿富汗充滿善意并且愿意提供幫助的鄰居,決不會去那里制造悲劇。

     

        來源:中國青年報、海外網、環球網等綜合

    亚洲色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