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ong id="wagc0"><button id="wagc0"></button></strong>
  • <sup id="wagc0"></sup>
  • <strong id="wagc0"><object id="wagc0"></object></strong>
  • <strong id="wagc0"><object id="wagc0"></object></strong>
  • 擴軍!美拉攏盟友打造“太空北約”針對中俄

    以保護和平為名,行破壞太空和平之實!據美英媒體報道,美國正在籌備建立深空先進雷達能力(DARC),在本土得克薩斯州、英國和澳大利亞各建設一個雷達基地。美英軍方官員聲稱,這是為了讓太空“更加安全”。他們為了讓這個理由看上去成立而指責中俄在太空進行了“不負責任和不計后果”的反衛星武器試驗,并且宣稱他們需要了解在外太空黑暗角落里正在發生什么。

    菲林代爾斯基地的巨型雷達

      英國《太陽報》網站在題為“美國計劃用三個秘密情報基地跟蹤中俄衛星”的報道中稱,美國太空軍正在考察蘇格蘭和英格蘭南部,以及美國得克薩斯州和澳大利亞的幾處地點,以建設衛星監測站。

        報道稱,美國當前推進的“深空先進雷達能力”(DARC)計劃可以發現約3.6公里外足球大小的物體。該系統可能在2027年投入使用,以搜尋太空中“可疑活動和危險的空間碎片”。報道稱,DARC是第一批針對高地球軌道衛星的裝備,高軌衛星通常用于軍事通信和導彈預警系統。

      正在美國訪問的英國空軍參謀長邁克·威格斯頓表示,“隨著某些國家開發激光技術,可以從地球向軌道上的目標開火,太空中的威脅正在增加。目前英國正集中精力了解‘太空黑暗角落’發生的事”。

      美國“太空新聞”網站稱,五角大樓早已提出建造新的雷達站以跟蹤高軌太空目標。美國太空軍6月就“深空雷達傳感器”向工業界發出標書,要求這些傳感器能跟蹤2.2萬英里外的高軌衛星和太空碎片。太空軍將選擇一個或多個承包商開發“深空先進雷達概念”的原型設計。該項目由美國空軍于2017年啟動,預計每年將投資1.4億至2億美元用于原型造型和測試。

      據介紹,DARC傳感器將跟蹤運行在地球同步軌道的衛星,該計劃需要三個永久性、地理分散的部署地點,累計建造費用約10億美元。這將讓美軍擁有24小時、全天候的太空監測能力,他們的探測能力比美軍當前擁有的雷達和光學傳感器更具優勢。

    太空軍迎新名字“守護者”。圖/美國太空軍推特
    美國太空軍成員被命名為“守護者”(guardians)

      而英國媒體普遍將美國在英國修建大型雷達站的舉動美化為“為了和平”,甚至是“防止中俄搞破壞”。英國廣播公司引用美國太空和導彈系統中心杰克·沃克中校的話稱“該系統的目的是監測和跟蹤可能威脅我們高價值資產的目標,它可能來自中國,也可能來自俄羅斯;可能是反衛星武器,也可能是太空碎片。”

      對此,中國軍事專家表示,英國國防大臣說該系統用于保衛太空而不是發動襲擊顯然是“此地無銀三百兩”。雖然英國現在既沒有經濟實力也沒有軍事能力來發展這種太空進攻能力,在技術上也缺乏足夠的積累。同時,英國對這套巨型雷達的數據恐怕也沒什么話語權,“不是英國想進行進攻,就能進行進攻的”。但英國表態“不會進行太空襲擊”并不意味著美國也不會。

      西方媒體一直沒說清楚這套耗資龐大的巨型雷達為什么能“保衛太空安全”。這種對高軌道衛星的精確、連續的探測跟蹤能力,恰恰為美國的攻擊能力提供了基本的數據情報支撐。目前美國能對1000公里左右的低軌衛星進行可靠打擊的反導系統已經實戰部署,而且數量還不少。美國可重復使用火箭技術的成熟,大幅降低向高軌道投送攔截器的成本。如果這種巨型雷達建設成功,美國將對整個地球軌道的航天器構成很大的威脅。

    北約把“集體防御”機制拓展到太空

        北約成員國首腦就“北約2030議程”達成共識,具體包括強化北約“集體防御”、增強北約組織韌性、促進成員國之間的技術合作、增強北約維護和塑造“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的能力、強化北約培訓和支援合作伙伴的能力等。其中,太空議題作為北約“集體防御”的焦點,備受關注。

      公報宣稱,“以太空為目標、發起地或實施范圍的攻擊行為”都可能對北約構成挑戰,這將威脅各國以及歐洲-大西洋地區的繁榮、安全和穩定,且“可能像常規攻擊行為一樣對現代社會造成危害”。為此,北約領導人承諾將對太空攻擊行為作出集體回應,這也意味著,對某個北約成員國的太空攻擊將被視為對所有成員國的攻擊。這是繼2014年北約決定《北大西洋公約》第五條適用網絡防御之后,集體防御條款在空間上的再次延伸。此前,這一條款只適用于對陸地、海上或空中等傳統領域的軍事攻擊行為。

      其實,早在2019年,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就曾表示:北約面臨的太空威脅前所未有,太空在未來毫無疑問將成為繼陸、海、空和網絡領域之外的“第五戰場”,北約將在太空領域組建一個防御性的聯盟,強化應對太空威脅的防御手段。

      按照北約官方的說法,太空存有北約各成員國的重要資產,比如各類通信衛星、導彈預警衛星以及其他負責測繪、氣象和導航的衛星等。這些資產面臨諸如電子干擾、網絡攻擊、反衛星導彈、自殺衛星攻擊、太空碎片等威脅,需要建立一個相應的安全應對體系。

      然而,在分析人士看來,作為北約的主導國家,美國才是北約達成集體應對太空威脅共識的關鍵因素。

    美軍強化太空戰演習搶奪制天權

      美國對太空領域存在的巨大經濟和軍事利益垂涎已久。2018年,美軍參聯會發布新版《太空作戰》條令,首次確立“太空聯合作戰區域”概念,旨在推動太空作戰深度融入聯合作戰,集中體現了其備戰太空的新動向。第二年,美國正式成立太空軍,成為其第六個獨立軍種。2020年,美國發布《國防太空戰略》新版報告,將“建立全面太空軍事優勢、整合聯合作戰體系、塑造戰略環境、加強盟友與伙伴合作” 確定為未來太空作戰力量建設優先事項和未來10年太空戰略的階段性方針。推動北約建立集體應對太空威脅的安全體系,便是其執行“加強盟友與伙伴合作”這一優先事項的體現。

      讓北約共同應對太空威脅,對美國有多重好處。推進太空領域軍事化、部署太空軌道武器,需要耗費大量的資金、人力和物力,而且容易引來國際社會的質疑。美國通過夸大太空威脅,采取“眾籌模式”將盟友拉上太空博弈戰場,既可以分攤費用,又能最大程度地利用盟友的資源和技術優勢,還可以分散輿論的批評和指責。另外,通過太空領域的軍事合作,美國還可借機對盟友實施滲透、加強掌控,從而強化自身霸權地位。

      公報表示,對于什么情況下援引公約第五條,將由北大西洋理事會“逐案決定”。這顯然也是為了避免出現誤判。不過,美國加快構建自身主導下的北約太空軍事同盟體系,將是不可逆轉的趨勢。繼去年決定在德國增設太空中心后,今年的峰會又決定在法國成立一個研究太空軍事戰略的人才中心,以拓展北約利用太空作戰的深度和廣度。事實上,美國已開始培訓北約盟友的衛星情報人員,并著手將衛星信號干擾部隊部署在盟國。

      可以預見,美將會繼續渲染所謂“太空威脅”,加緊形成“太空北約”,主導制定太空國際準則,為其“主宰太空”霸權目標提供支撐。這些動作對太空和平以及國際戰略穩定形成了嚴重沖擊,必須引起國際社會高度警惕。

    美國太空軍吸收多個陸海軍單位

    美國海軍的移動用戶目標系統及相關人員將劃入太空軍

        美國“任務與意志”網站日前發表題為《美國陸軍將訓練首批太空陸戰隊員》的報道稱,在美海軍陸戰隊司令戴維·伯杰將軍下令啟動新的海軍陸戰隊太空司令部約9個月后,這個新生部門的“精選海軍陸戰隊員”將開始在位于科羅拉多州科羅拉多斯普林斯的陸軍空間與導彈防御學院進行訓練,他們將學習“對太空能力、資產、產品以及對作戰影響的態勢評估”。

      說得明白點,他們可能將在美陸軍空間和導彈防御司令部專家的指導下接受衛星通信以及如何抵御敵方導彈的培訓。然后在完成訓練后,這些美海軍陸戰隊員將嵌入美陸軍太空支援小組,增強戰場單位的“情報和作戰計劃能力”。這些美陸軍太空支援小組由4名現役士兵和2名軍官組成,帶來了衛星情報和通信等空基軍事能力的知識庫。根據2017年的一份陸軍指南,他們甚至能夠干擾敵方通信并參與“導航戰”。之后,美海軍陸戰隊將組建其第一個陸戰隊太空支援小組。而這,就是美太空陸戰隊的誕生。

      據美國《空軍》雜志網站消息,美國太空軍太空作戰副部長戴維·湯普森將軍(David D. Thompson)將軍在一場線上會議上透露,已經確定哪些美國陸軍、海軍的部隊單位將加入太空軍行列,目前正在制定有關部隊的轉移時間表,在今年晚些時候就可以看到,并在明年繼續這個分階段進行的過程。

      報道稱,現在的太空軍部隊由以前隸屬于美國空軍的太空司令部機構組成,同時吸引了美軍其他部門的志愿者。美國太空作戰部長約翰·雷蒙德將軍(John Raymond)在今年2月曾表示,希望在2021年約有30名美國陸軍和海軍人員加入太空軍,明年這一數字將增加到數百人。

    美國太空軍加速數字化建設

    美國太空軍通信衛星

      據美國“防務新聞”網站報道,美國太空軍發布的最新愿景文件中,闡述了其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全數字化軍種的愿望。美國太空軍認為,數字化建設有助于其開發、部署和運營太空能力。近年來,美國太空軍不斷加大數字領域的研究和開發,希望以此保持太空霸權。

      根據該文件,美國太空軍將在4個重點領域推進數字化建設,分別為工程、人才、總部和運營。數字工程方面,太空軍正在建立新型虛擬云系統,軍事采辦方和承包商可以在該系統中合作,審查項目和分享數字模型過程將更為便捷。數字人才方面,太空軍正在創建數字化人才計劃,為相關人員提供在線學習平臺;使用人工智能應用程序處理招聘事宜。數字總部方面,幫助作戰人員利用數據分析推動決策,進而提高決策效率。數字運營方面,太空軍將通過數字技術推動聯合全域解決方案。

      美國太空軍將數字工程列為未來項目的優先事項。目前,太空軍數字圖書館已投入使用,通過各種傳感器實現太空的時事態勢感知,再將所有傳感器數據統一匯入數據庫。

      美軍2020年11月發布的《太空作戰規劃指南》將數字化建設、精簡部隊、聯合盟友、提高交付速度、擴大合作,列為太空軍未來發展的五大優先事項。美國太空軍認為,用數字化建設提升部隊作戰能力十分重要。美國太空行動負責人杰伊·雷蒙德指出,太空是一個大數據環境,該領域的所有任務,包括導彈預警、天氣、監視、定位、導航等都依賴于數據分析。美國太空軍首席技術官金伯利·克里德表示,美國太空軍規模小、任務重,須運用數字時代的優勢提升作戰能力。

      此外,美國太空軍推進數字化建設的另一個目標是應對戰略對手的挑戰。美國太空軍官員表示,美國的對手發展速度過快,美軍需采取更新、更快的方法保持現有地位。太空軍需要建立一支數字化人才隊伍,通過數字化建設抗衡戰略對手。根據文件內容,未來,太空軍將把人力資源集中在技術領域,例如太空業務、情報、網絡安全、采購和工程建設等方面。

    炒作美國衛星被中國衛星“抓走”

    詹姆斯·迪金森(James Dickinson)

        美國軍方高層頻繁施展“賊喊捉賊”的老套路,炒作所謂“中國太空威脅”。

      “日經亞洲”(Nikkei Asia) 網站報道稱,美國太空司令部司令詹姆斯·迪金森(James Dickinson)在4月份曾向美國國會表示,美國軍方對中國太空能力的快速發展感到擔憂,特別是中國有一款配備了機械臂的衛星,這種衛星可以靠近敵方衛星并使其失效。

      報道稱,中國曾表示“實踐-17”是一顆實驗衛星,該衛星能提供通信和廣播服務,并驗證太空碎片觀測、新型電力系統和電力推進技術。然而包括總部位于華盛頓的“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智庫在內的一些西方組織表示,已經注意到這顆衛星的“不尋常行為”。

      迪金森宣稱,憑借太空機械臂技術“可以在未來的系統中用于抓取其他衛星”。他還說:“中國還有多個不同功率級別的陸基激光系統,可能導致衛星系統‘失明’或損壞。”

      報道稱,中國具備擊落美國衛星的能力意義重大,因為人們普遍認為,下一場大型戰爭的結果可能在第一天開始的幾分鐘就決定了,因為雙方都會試圖摧毀敵人的通信工具,比如全球定位系統GPS。美國軍方的整個行動,包括航空母艦、五代機、坦克和導彈,都依賴GPS進行定位、導航和計時。如果數字通信中斷,美國在軍事領域的優勢可能會立即消失。

      迪金森還添油加醋說,中國還在發展“廣泛的干擾和網絡能力、定向能武器、軌道能力和陸基反衛星導彈”,所有這些都可能阻礙美國的軍事活動。他還表示,伊朗和朝鮮也在增強他們干擾GPS的電子戰能力。迪金森將中國描述為在太空領域的“步步緊逼的挑戰”(pacing challenge),稱中國擁有400多顆在軌衛星,僅次于美國。他還表示,俄羅斯也擁有近200顆衛星,但到2030年這一數字可能會翻一番。

      “這絕對是一個作戰領域,”迪金森在談到太空作戰時說。他將保衛軌道目標的首要任務“歸結為有能力看到和理解太空領域中正在發生的事情”。他表示,美國太空司令部正在整合衛星和地面資源,想辦法了解這些新東西是什么并分析它們能力。但他也提到,隨著商業衛星的快速發展,“交通堵塞”和碰撞的風險也在上升。“我們每天都在追蹤近3.2萬塊碎片,”其中近7000個目標都是現役或退役衛星的有效載荷。

      報道還提到,一份美國國會研究報告稱,中國的軍事現代化政策不太關注在戰場上的殲滅作戰,而更多地關注如何瞄準敵方衛星和通信系統,以“防止敵軍連同武器系統和共享數據信息。”

      而美國在指責中俄等國制造“太空威脅”的同時,自己卻在積極打造太空武器、研究太空作戰。美國《國會山報》在2020年初曾披露美軍太空作戰特別是反衛星作戰的“冰山一角”。美媒稱,偽裝成民用用途的航天器可以用于癱瘓對手的衛星。例如清理軌道碎片的航天器可以附著在敵方衛星上,用機械臂折彎或折斷天線,毀壞太陽能電池板,甚至還可以將衛星完好無損的帶離軌道,利用地球引力和大氣層來消滅它。美國還考慮發展有針對性的“補星”能力,確保衛星損失后快速發射補位。

      美國彭博社在2020年4月還曾報道稱,美國太空軍計劃在2027年前采購48套干擾系統,以中斷俄羅斯和中國的通信衛星信號。這些地面干擾系統旨在“與大國發生沖突的情況下”干擾俄羅斯和中國通信衛星的工作。 

      另外值得關注的還有美國已經秘密試飛多次的X-37B太空飛機。到目前為止,X-37B太空飛機已經5次進入軌道并成功返回地球,第6次飛行任務正在進行中。而美國軍方對這款飛機在太空中的具體任務從來都是閉口不談,美國《國家利益》雜志網站曾將其描述為“巨大的謎團”。

      在今年早些時候的一份報告中,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建議美國太空軍開發軌道激光武器來保護美國衛星。這份名為《黑魔法太空防御術》的報告列舉了各種類型的反衛星武器,并給出了抵御它們的幾種方法。這其中包括被動防御,比如建立一個冗余的太空架構,可以在失去一顆甚至多顆衛星后繼續運作,另外還可以在衛星上安裝激光設備,讓威脅“失明”。

      對此,中國國防部新聞發言人譚克非表示,此類言論的一個突出特點,就是將觀點當作事實、把臆想當作結論。這既不能自圓其說,更難以取信于人。其真實目的,無非是先樹立“假想敵”,再自扮“受害者”,為擴充太空軍備、謀求絕對優勢制造借口。事實上,將外空定性為“作戰疆域”的是美國,組建獨立太空部隊的是美國,頻繁組織外空作戰演習的還是美國。當前,外空武器化、戰場化已成為國際社會迫在眉睫的威脅,美方對此難辭其咎。

    太空探索不應陷入意識形態競爭

    美國太空軍臂章

        美國通過部署DARC能夠擴大它在太空態勢感知能力上的領先優勢,從而強化世人對它通過霸權“掌控一切”的印象,鞏固盟國的信心,讓搖擺不定的國家和力量進一步向它屈服,產生廣泛的政治影響。就像美國建立全球反導系統一樣,那些系統的可靠性無法驗證,世界也幾乎不能給它驗證的機會,因為那樣的時刻意味著人類的滅頂之災。美國發展這些打破平衡的極端系統產生了大量直接政治效果,加劇了大國關系以及世界地緣政治的動蕩。

      美國建DARC給中國尤其敲響了警鐘。中國的太空發射能力越來越強,包括空間站在內的各種太空活動進入頻密期,美國在公然威脅中國這些活動的安全,它在加緊構建能夠讓其在未來主導太空秩序的基礎設施和由這些設施支持的某種關鍵能力。中國一定要加快我們的太空反擊能力建設,對美國形成更為強大的威懾,堅決壓制美方挑起太空沖突的任何沖動。

      中國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吳謙大校曾表示,外空是全人類共同財產,中方一貫主張和平利用外空,反對外空武器化和外空軍備競賽,更反對對外空物體使用或威脅使用武力。美方以所謂他國軍事威脅為借口組建太空部隊,意在謀求太空絕對軍事優勢,極易引發外空軍備競賽,嚴重威脅太空的和平與安全,嚴重威脅全球戰略穩定,我們對此堅決反對。

      中國要加快航天發射的便捷化和低廉化,將我們的太空資產不斷體系化,爭取實現某些領域和項目的超越領先,不斷瓦解美國的太空優勢。必須清楚,外太空安全正在成為中國整體國家安全新的基石。我們通過外太空的力量博弈來加強對美整體威懾可以有效削弱美方的戰略狂妄,在美方想建立壓倒性優勢的時候迫使其面對現實,回歸一定程度的均勢思維。

      多年來,中國在太空領域一直秉持敞開大門的合作理念。中國和聯合國外空司發布的中國空間站國際合作機會公告,就是最好的佐證。我們盛情邀請世界各國積極參與,利用未來的中國空間站開展艙內外搭載實驗等合作。中國的開放姿態迎來了諸多合作伙伴與合作項目。這與某些國家和組織要建立太空部隊、宣布把太空列為一種新戰場的姿態形成鮮明對比,得到了世界的廣泛贊譽。

     

        來源:解放軍報、中國國防報、中國軍網、環球時報等綜合

    亚洲色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