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ong id="wagc0"><button id="wagc0"></button></strong>
  • <sup id="wagc0"></sup>
  • <strong id="wagc0"><object id="wagc0"></object></strong>
  • <strong id="wagc0"><object id="wagc0"></object></strong>
  • 被“美國戰車”鎖死,印度自信滿滿買買買
    美國和印度目前在對華政策上是互相利用、互相借重。隨著中美戰略競爭升級并長期化的趨勢日益明顯,特別是新冠疫情暴發之后,印度認為中美關系已經發生“質變”,由此在“印太戰略”上大膽邁進。而美國為顯示自己的“實力地位”,拉印度站在一起,同印度討論如何深化防務合作的方式,包括防務技術的轉讓和軍備共同生產等問題,目的是將印度進一步“鎖定”在“美國戰車”上。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7月27日至28日展開了印度之行。這是他作為國務卿首次訪問印度,同時也是2021年年初拜登政府執政以來,第三位美高官訪印。前兩位分別是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3月訪印)和總統氣候問題特使克里(4月訪印)。與前兩位高官訪印議程不一樣的是,布林肯涉及的議題則顯得更為“全面和高端”,旨在加深印美全面的全球戰略伙伴關系,涉及到印美在雙邊、地區和全球層面的各個問題。為此,在新德里,他不僅會晤了印度外長蘇杰生、印度國家安全顧問多瓦爾,而且還與印度總理莫迪會見。

      布林肯此行最核心的主題是三個:“印太戰略”、阿富汗與中國。

      “印太戰略”是印美戰略伙伴關系的核心支柱,拓展雙邊和多邊層面上的防務安全合作是其最主要的目標。隨著中美戰略競爭升級并長期化的趨勢日益明顯,特別是新冠疫情暴發之后,印度認為中美關系已經發生“質變”,由此在“印太戰略”上大膽邁進。

      布林肯這次印度之行,最重要的任務是落實四國領導人的線下峰會,力促印度總理莫迪能在今年10月初參加,并且協調措施如何能將“印太戰略”進一步坐實。同時,布林肯也是為了召開印美外交部長與國防部長參加的“2+2”會議,同印度討論如何深化防務合作的方式,包括防務技術的轉讓和軍備共同生產等問題,以將印度進一步“鎖定”在“美國戰車”上。

      美國高官最近出訪離不開的一個詞是“中國”,布林肯也同樣。因為,印美“印太戰略”匯合的根源和目標是中國。美國通過“印太戰略”來提升印度并圍堵中國,印度則通過“印太戰略”來拉住美國共同遏制中國。“中國因素”成為凝聚美印戰略伙伴的黏合劑。

      美國和印度在對華政策上互相利用、互相借重。拜登政府執政以來,企圖“從實力地位出發”與中國打交道。美國拉印度站在一起,也是為了顯示自己的“實力地位”。同樣,印度也很善于借用美國因素來施壓中國。

        印媒報道,中方曾要求7月26日舉行第12輪中印軍長級會談,以盡快解決邊境地區軍隊的脫接問題。但印度卻借故推遲會談。顯然,印度妄圖“挾美自重”,希望在接待布林肯訪問后再同中國談判,能夠占據更有利的談判地位。

    印度航母將用上美國戰機?

    印度在建的首艘國產航母“維克蘭特”號

        印度《歐亞時報》網站報道稱,美國波音公司對于其研發的“超級大黃蜂”戰斗機贏得印度海軍艦載機合同感到“超級自信”。該公司認為“超級大黃蜂”戰斗機能夠擊敗法國的“陣風”戰斗機,贏得印度海軍的艦載機采購大單。

      印度海軍于2017年1月發布了采購了57架多用途艦載戰斗機的需求,當時該國自行研制的LCA“光輝”艦載戰斗機出現了技術故障和延誤。參與競標的4款戰斗機中,波音的F/A-18“超級大黃蜂”戰斗機和法國的“陣風”戰斗機可以說是平分秋色,另外兩款競標的戰斗機的瑞典的“鷹獅”和俄羅斯戰斗機產品。

      雖然法國達索公司宣稱“陣風”戰斗機可以在采用滑躍起飛方式的航母上操作,但波音公司在2020年進行了“超級大黃蜂”戰斗機的滑躍起飛測試,用實際行動證明了這項能力。波音公司在新聞稿中稱:“‘超級大黃蜂’戰斗機能給印度海軍帶來獨特的航母兼容能力,這為艦載機的操作提供了靈活性,并且有機會集成未來航母的載人-無人界面相關技術。”

    Block III版本的“超級大黃蜂”戰斗機

      印度分析人士將“超級大黃蜂”描述為“確保印度洋-太平洋安全的工具”,他們對這款戰斗機的能力和適用性表現出了信心。

        近日,負責向印度銷售戰斗機的波音防務、空間和安全部門負責人安庫爾·卡納格萊卡在接受采訪時,重申了“超級大黃蜂”戰斗機的空中優勢,稱其完全符合印度海軍“維克拉瑪蒂亞”號航母和在建的“維克蘭特”號新航母的要求。他還說:“在未來幾十年,(美國海軍)將裝備使用Block III版本的‘超級大黃蜂’戰斗機。憑借該戰斗機的快速技術插入方案,Block III版本‘超級大黃蜂’將能夠應對未來幾十年的威脅,這種新一代戰斗機可以保護印度軍隊免受當前和未來的威脅。”

      據波音公司的官員介紹,“超級大黃蜂”的每小時飛行成本更低,其裝備的世界最強大的航空發動機——通用電氣F414發動機有著長達1萬小時的使用壽命,這也讓這款戰斗機比法國“陣風”更有吸引力。

    對抗中國,印度為6艘新型潛艇招標

        《印度時報》報道稱,印度國防部正式宣布為總額高達5000億盧比的6艘新型常規動力潛艇建造項目招標,此舉旨在鞏固其在印度洋地區的軍事存在,對抗中國日益強大的海軍力量。

      除本土的國防造船廠和L&T公司外,來自法國、俄羅斯、德國、西班牙、韓國的船企也將參與競標。中標的外國企業將在潛艇建造項目中提供技術轉讓。預計從招標到正式簽訂合同還需一年,而此后還需等待約7年時間,第一艘造好的潛艇才有望下水服役。新建的潛艇將裝配18枚對地攻擊巡航導彈、重型魚雷,以及基于270千瓦燃料電池的“不依賴空氣推進系統”(API),以增強其水下續航能力和隱身性能。

      此外,印度海軍還加大從美國采購相關軍備的力度。Print新聞網的消息稱,美國日前剛剛在圣地亞哥北島海軍基地向印度海軍交付了2架MH-60R“羅密歐”反潛直升機。這是印度此前向美方訂購的24架該型號直升機的一部分。消息人士稱,考慮到印方需求的緊急程度,美方特意將庫存的2架直升機先期交付印度,以確保其能盡快投入使用。印方表示,這將“極大地增強海軍在水面、水下和空中的立體作戰能力”。與此同時,印度的飛行員目前正在美國接受培訓。

      分析認為,中國海軍近年來的活動范圍及頻率讓印度愈發將中國想象為其在印度洋地區的“假想敵”。但正如中方多次指出的,在印度洋活動的中國艦艇不針對任何特定第三方。而印度也需要在適應中國海軍正常演訓作業的基礎上,尋求通過對話與合作解決自身關切,一味搞軍備升級恐怕將事倍功半。

    印度垂涎俄羅斯新型五代機

    俄羅斯在莫斯科航展上展示的新型五代機

      印度《歐亞時報》報道稱,在俄羅斯公布新型五代機“將軍”后的數天,一名印度防務分析專家表示,印度獲得這款戰斗機的可能性很大。他還認為,購買這款戰斗機不會影響印度國產五代機AMCA的研發。

      作為一款單發超音速戰斗機,“將軍”擁有著先進的隱形技術。俄羅斯制造商表示,印度、越南等國家是這種新型五代機的潛在買家,該公司計劃在未來15年內根據需求生產300架該型戰斗機。這種戰斗機的單價將在2500萬到3000萬美元之間,不到瑞典薩博“鷹獅”戰斗機8500萬美元單價的一半,同時也遠低于美國F-35戰斗機1.15億美元的單價和俄羅斯蘇-57戰斗機1億美元的單價。

      總部位于新德里的“和平與沖突研究說”(IPCS)高級研究員阿比吉特·伊耶-米特拉說:“在過去20年,印度空軍一直計劃購買單發戰斗機,根據印度的‘中型多用途作戰飛機’(MMRCA)招標計劃,印度需要購買126架新戰斗機。這項購買計劃最初就是想買單發戰斗機,但后來由于蘇-30戰斗機出現問題,印度才想購買雙發戰斗機。當時俄羅斯俄羅斯沒有單發戰斗機。現在俄羅斯有了一款單發戰斗機,他們可以參與新的投標,我認為這是贏得印度合同的很好的機會。”

      在談到印度目前擁有的選項時,伊耶-米特拉列出了目前在國際市場上能夠滿足印度空軍對輕型戰斗機需求的3款戰機,它們是美國的F-16戰斗機、瑞典的“鷹獅”戰斗機和俄羅斯的“將軍”戰斗機。“印度還有個選擇是F-35戰斗機,但現在美國還沒有向印度提供,另外裝俄制S-400防空導彈系統的國家不可能得到F-35,這使得印度只能選擇‘將軍’,因為這是印度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唯一能獲得一款隱形戰機,”伊耶-米特拉補充說。

      報道稱,在被問到俄羅斯的這款新戰機與中國的殲-20和FC-31戰斗機相比如何時,他表示,這架俄羅斯新型戰斗機實際上是對抗中國的一個很好的“賭注”。

    在中印邊境新部署“陣風”戰機,尬吹“以少勝多”

    編入印度空軍第101中隊的“陣風”戰斗機

      據《印度時報》報道,8架新到貨的第4.5代法國造“陣風”戰斗機,配備“致命武器”7月28日正式進入位于西孟加拉邦哈西馬拉空軍基地的第101戰斗機中隊。印度訂購的最后10架“陣風”計劃在明年4月前分批運抵(據悉將列裝該中隊)。早前印度空軍第一個“陣風”中隊,裝備18架戰斗機的第17中隊已在安巴拉基地投入使用。

      印度空軍參謀長巴達烏里亞(RKS Bhadauria)稱,裝備新型戰斗機的第101中隊具有“無與倫比的潛力”,能嚇倒對手。

      報道專門提到,這是印度空軍在中印可能于周六舉行下一輪軍事會談之前,將全能“陣風”戰斗機部署在靠近錫金-不丹-中國交界處的中印東部邊境前沿,構成新的威懾力。

      《印度時報》稱,除了新部署的“陣風”,印度在其東部地區還有蘇-30MKI戰斗機,這將帶來針對中國的更大攻勢。雖然中方戰斗機和轟炸機數量是印度空軍的四倍,但印度空軍在中印3000多公里實際控制線地區擁有“地形優勢”,因為印度當面的中方空軍基地位處高原,空氣稀薄,嚴重限制戰機攜帶武器和燃料的能力。

    印度空軍蘇-30MKI戰斗機群

      此外,印度空軍軍官爭辯稱,他們升級之后的幻影2000、米格-29和蘇-30MKI戰斗機,以及最新的“陣風”,在技術上優于“大部分中國戰斗機”,而且擁有更好的空空導彈,還為“陣風”訂購了強大的空對地精確制導彈藥……盡管只有安巴拉和哈西馬拉將成為“陣風”的主要作戰基地,但該戰機先進的航電、雷達和電子戰系統,確保其“超群的生存能力”,可在任何地方作戰。

      綜合早前印度軍方和印度媒體的表態和報道,一直對這款頂多4.5代的法國戰斗機有著“謎之自信”,仿佛手中有了幾架“陣風”,就已經天下無敵了。且不說對于早已進入隱身時代的中國空軍,印度空軍是否算得上“匹配”的對手。印度空軍能否用好自己的裝備都是問題。

      據報道,法國戰斗機向來以維護費用高而著稱,“陣風”也不例外。而除了“陣風”,印度空軍還要同時維護分別來自俄羅斯、法國的至少6種不同型號系列的戰斗機,其后勤和維護保障的難度及成本,可想而知。“買得起”和“用得起、用得好”,看看印度空軍這些年的墜機事故記錄,不難理解的。

      印度空軍尚不具備維護高端武器的能力。不同戰機的標準、對環境適應能力等都不同,進行聯合作戰的難度極高。這些戰機若不能結合到一起,都是單打獨斗,沒有辦法形成合力。

    印軍與英航母編隊演習 炒作關系緊密

    “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打擊群官方推特賬號發布的演習消息

      “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打擊群官方推特賬號發布了英國航母打擊群在孟加拉灣與印度海軍開展聯合演習的消息。這項演習代號為“Konkan”,印度海軍出動拉吉普特級驅逐艦、潛艇、P-8I反潛巡邏機等主力艦機參演,雙方總共出動12艘艦艇、超過30架戰機、2艘潛艇,參演總兵力達到4500人。

      英軍隨后還公布了演習的現場畫面,展示了印度艦艇加入英國航母打擊群一起行動的畫面。英國航母打擊群官方賬號在配文中寫到:“在英國航母打擊群穿越印度洋之際,與印度海軍開展演習是‘理所當然’的,英國和印度都致力于維護海上安全自由和海上規則。”“英國和印度都在以建造新一代的、更大的航母推進海軍現代化,演習為雙方互相學習創造了機會。”

      在此次演習開始前,英國和印度雙方就開始為演習“預熱”,還展示了兩軍之間的“緊密聯系”。英國“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在其官方推特賬號上發布了一段采訪視頻,采訪對象是印度裔海軍軍官吉特·辛格·格里沃。他是“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上的一名工程師,負責為F-35B艦載戰斗機進行加油和保障飛行。英國軍方將格里沃描述為英國和印度軍隊之間的“紐帶”,他的祖父曾在二戰期間在英國軍隊服役,他的父親也曾在印度空軍服役,現在他的多名親戚也在印度海軍服役。

      印度媒體也對格里沃的故事進行了大量的轉載和報道,印度ANI網站報道稱,這體現了在英國和印度之間存在著獨特的“橋梁”。在介紹了他的事跡后,ANI網站表示,英國航母打擊群的部署行動象征英國與印度以及印太盟友防務合作新時代的開始。

        《印度斯坦時報》稱,這次演習是英國增強其在印度-太平洋地區影響力的努力的一部分。

    印度全面“親美”致印俄關系漸行漸遠

      印度與俄羅斯自2000年建立領導人年度會晤機制以來,從未有過“耽擱”。然而,2020年底,普京本該訪問印度卻并沒有“兌現”。印俄官方的解釋是,新冠疫情沖擊了原有的安排。這多少是站不住腳的。當時,印度國內掀起了一股反思印度外交的爭論,不少反對派直接批評莫迪政府正在“失去俄羅斯”。

      與俄羅斯的關系,是印度外交中最大的“政治”,而兩國領導人的年度訪問則是兩國關系的風向標。

      印度與蘇聯自1971年建立準同盟關系,一直延續到1991年蘇聯解體。此后,在經歷短暫的調整后,印度與俄羅斯恢復了之前的關系。正因如此,印度外長蘇杰生在俄羅斯普里馬科夫世界經濟與國際關系研究所的演講中稱,印俄關系是二戰后全球主要國家間最穩定的雙邊關系之一。

      印度國內至今都對俄羅斯有一種特殊的好感。放在這樣的內政背景下考慮,就不難理解為什么莫迪政府會迫切希望俄羅斯總統盡快訪問印度,以平息國內對其破壞印俄關系的批評。而從對外戰略方面考慮,印度則希望讓俄羅斯總統訪印來沖淡其全面倒向美國的外交色彩,為印度繼續聲稱其奉行自主外交來“背書”。

      對印度而言,只有搞好同俄羅斯的關系,才能在對中國和美國的外交中獲得更大的“討價還價”能力。在大國關系中,印度一向是以多頭結好、多頭結盟來作為其最優策略的。

        事實上,莫迪政府上臺后,印俄在一系列問題上都產生了分歧,這些分歧并不是技術性的差異,而是明顯帶有戰略性的矛盾。例如,在印美俄三角關系中,近年來印美防務合作的深化嚴重沖擊印俄關系的基石,印美拓展的能源合作則削弱了印俄關系的重要基礎。

      在美國的“印太戰略”中,俄羅斯和中國一樣,被美國當作最大的對手。為此俄羅斯已經多次直接表明其反對“印太戰略”,反對印度參與美國主導的“四方安全對話”機制和美日印澳四國的“馬拉巴爾”海上軍演。

        然而,印度卻回應稱,俄羅斯不應該干涉印度同第三國的關系。用蘇杰生的原話則是,“正因為印俄關系保持長期穩定,這種狀態有時甚至被視為理所當然。”換言之,俄羅斯要學會接受印度已經強大的現實,再以“小兄弟”來看印度是不應該的。

      另外,在對華政策上,在看待“一帶一路”倡議上,在阿富汗問題上,印俄都漸行漸遠。核心原因是,莫迪政府的全面“親美”已經損壞了印俄兩國戰略關系的根本,且這樣的趨勢難以逆轉。

      如果說冷戰之后印度調整并發展與美國的關系更多是策略性的,那當前莫迪政府的對美外交則顯然是戰略性的。否則難以解釋,為什么印度同美國及其“鐵桿”盟友(日本、澳大利亞、以色列等)的關系都在迅速拉近。

      可以說,印度已經從冷戰前的蘇聯(俄羅斯)陣營順利實現了加入美國陣營的目標,這就必然帶來印度同其他所有國家關系的再調整。

     

        來源:工人日報、環球時報、參考消息、海外網等綜合

    亚洲色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