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ttllf"><delect id="ttllf"></delect></nobr>
    <nobr id="ttllf"></nobr>

    <nobr id="ttllf"></nobr>

    <menuitem id="ttllf"></menuitem>

    設新熱線?中印第12輪軍長級會談獲“積極進展”
    中國國防部發布了中印第十二輪軍長級會談聯合新聞稿,表示雙方繼續就推動中印邊界西段實控線地區一線部隊脫離接觸坦誠、深入地交換意見。雙方同意此輪會談具有建設性,進一步增進了相互理解。雙方同意根據雙邊協議協定保持談判對話勢頭,盡快解決剩余問題。在談判對話解決問題期間,雙方同意繼續作出有效努力,確保中印邊界西段實控線地區局勢穩定,共同維護和平與安寧。

        8月2日晚間,中國國防部發布了中印第十二輪軍長級會談聯合新聞稿,表示中印兩軍在莫爾多/楚舒勒會晤點印方一側舉行第十二輪軍長級會談。此前,7月14日,中印兩國外交部長在杜尚別舉行會見;6月25日,雙方召開中印邊界事務協調與磋商工作機制第22次會議。

      雙方繼續就推動中印邊界西段實控線地區一線部隊脫離接觸坦誠、深入地交換意見。雙方同意此輪會談具有建設性,進一步增進了相互理解。雙方同意根據雙邊協議協定保持談判對話勢頭,盡快解決剩余問題。在談判對話解決問題期間,雙方同意繼續作出有效努力,確保中印邊界西段實控線地區局勢穩定,共同維護和平與安寧。

      這份新聞稿中罕見地沒有標明舉行第十二輪軍長級會談的時間。據印度媒體報道,此次會談在7月31日舉行,熟悉情況的印方消息人士稱,此次會談共持續約9個小時,是迄今為止時間最短的一次軍長級會談。如果按照印度媒體所披露的時間,聯合新聞稿的發布相比此前會談晚了幾乎一天時間。

      同時,聯合新聞稿糾正了印度媒體報道中的一個錯誤:在印度媒體報道中,此次會談在莫爾多/楚舒勒會晤點中方一側舉行,聯合新聞稿中卻表明是在印方一側。

      不過,與第十一輪軍長級會談通過西部戰區新聞發言人發表談話的方式不同,此次會談再度“重返”兩國國防部聯合新聞稿的形式。而且聯合新聞稿也罕見加入新的內容,即兩國在6月、7月間保持了外交對話的背景。

      此次會談前,印度官方和媒體之間的互動頗值得玩味。一向以專業嚴謹著稱的印度財經媒體《商業標準報》援引印度政府消息人士的話披露,中國軍隊在經歷了冬季的短暫平靜后,再次于“拉達克東部地區”的數個地點“越過邊境實控線”,與印軍至少發生過一次沖突,地點是靠近去年加勒萬河谷事件的地方,但不知道是否造成了人員傷亡。

      在上述新聞發布當天,印度陸軍就以“罕見”的高效進行回應,稱某英文媒體發表的報道不實并予以“強烈反駁”。印軍方稱,該報道錯誤地聲稱印中在邊境實控線附近的加勒萬河谷地區發生沖突,撰寫該篇報道的記者懷有“惡意”。印度陸軍還特別強調,自今年2月雙方在班公湖兩岸落實脫離接觸協議以來,“任何一方都未曾試圖占領脫離接觸中的地區”,“雙方正在繼續通過談判解決邊界問題,并在各自地區(己方一側)定期巡邏”。

      此后盡管也有印媒熱衷炒作中方在邊境地區“違反協議”修建永久性建筑等新聞,但來自印度內政部、國防部等的“匿名官員”往往在事后即予駁斥。《印度教徒報》報道稱,印度國防部匿名高官表示,印中邊境對峙地區局勢穩定,沒有任何一方試圖重新占領制高點陣地。另一位匿名官員則說,“雙方還考慮在此輪軍長級會談后,舉行師長級會談”。據悉,自兩國邊境對峙以來,除軍長級會談外,雙方還進行了10輪師長級會談、55輪團長級會談,互致軍事熱線達1450通。

    印媒:會談獲得“積極進展”

        印度網站News18稱,此次會談在中印外長于杜尚別會晤后兩周舉行,雙方談判取得積極進展,有希望就基阿姆溫泉地區和高格拉地區脫離接觸達成諒解。雙方還討論了“在其他摩擦點緩和情緒的具體細節,包括推進脫離接觸進程,共同維護邊境地區穩定”。但是這一點并沒能在聯合新聞稿中有所體現。《印度時報》引述消息人士的話稱,印方的底線仍是將對峙地區恢復至2020年4月底前原狀。

      據《印度時報》報道,4月份舉行的第11輪談判中,印方代表就曾要求在基阿姆溫泉地區和高格拉地區脫離接觸,并恢復印軍對達普桑地區“不受阻礙的巡邏權”。不過后來取得的進展很有限。印方表示,雙方可在完成脫離接觸的步驟后,于“拉達克東部地區”實現武力降級。

      多名印度政府官員和智庫學者表示,中印邊境緊張局勢不會進一步升級,無論是印度國內的政治環境還是地區和國際環境,都不支持雙方再次爆發沖突,“毫無疑問,這樣的行為不符合任何一方的利益,印度始終尋求通過和平對話的方式與中方解決分歧,這與印度和巴基斯坦的領土糾紛截然不同,印中邊境實控線不會變成印巴停火線。不過,后續重建互信將比當前談判更為艱難,而且一旦雙方完成武力降級后,很可能需要重新達成新的協議或升級現有協議。”

      中國專家指出,從聯合新聞稿可以看出,此次會談雙方的具體分歧有所減少,在一些脫離接觸點上達成原則性共識的可能較大,而不是像上一輪會談雙方立場分歧大到無法聯合形成對外新聞稿。雖然新聞稿中沒有像印度媒體此前所報道的那樣在溫泉地區和高格拉等地區脫離接觸達成突破性進展,但透露的信息是雙方仍保持了溝通渠道的暢通,致力于共同穩定邊境形勢,努力解決對峙剩余問題。這也是為什么此次軍方會談聯合新聞稿中少見地描述了中印外長杜尚別會見、中印邊界事務協調與磋商工作機制第22次會議的背景,表明兩國軍方想通過聯合新聞稿傳遞出一個清晰的信息,即中印邊境對峙已經不僅僅是軍事層面的問題,更是兩國的一個政治和外交層面的戰略性問題。雙方即便此輪會談解決不了現地剩余問題,但也會堅定恪守政治共識,共同維護好今年2月班公湖南、北岸脫離接觸以來形成的穩定局面,不會把現有問題進一步升級。

      聯合新聞稿中出現了“此輪會談具有建設性”的描述方式。上一次在軍長級會談出現“建設性”的積極表述是在1月24日的第九輪軍長級會談中,隨后2月10日,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吳謙發布消息:根據中印雙方第九輪軍長級會談達成的共識,中印兩軍位班公湖南、北岸一線部隊于2月10日開始同步有計劃組織脫離接觸。那么此次會談是否帶來一樣的后續積極效果呢?

      專家認為,“建設性”雖說是標準外交術語,但并非是任意使用的空洞套話。聯系到近段時間以來眾多媒體報道中印繼續大幅向邊境地區增兵,部署戰機火炮等更多的先進武器裝備,大肆渲染邊境局勢的緊張和嚴峻性,“建設性”所濃縮的積極信號更加引人矚目,不僅打消了國際輿論此前認為中印邊境地區今年還將重現對峙局面、引發新沖突的可能性,而且也表明彼此通過面對面會談,更加深了對對方立場的了解,在會談中都展示出更加友善的姿態,這距離問題的早日解決又進了一步。但另一面,由于此次新聞稿的“姍姍來遲”,從一個側面也反映出,中印軍隊在剩余脫離接觸點上以及脫離接觸的具體方式上依舊存在不少分歧,難以在此輪會談中達成一致,因此后續效果可能不會像第九輪會談那么顯著。

    中印軍隊在邊境地區設立新熱線?

        據《今日印度》報道,當地時間8月1日,印度軍隊與中國人民解放軍在中印邊界錫金段設立熱線,以進一步增進雙方在邊境地區的信任和友善關系。

      “兩國武裝部隊已為地面部隊指揮官設立了完善的溝通機制。這些不同部門間熱線(的設立),對于加強和維護邊境地區的和平與安寧發揮了巨大作用。”印度軍方在一份聲明中說。

      《今日印度》稱,印中兩國軍隊地面部隊指揮官參加了新熱線的開通儀式,并通過熱線傳遞了雙方友誼與和諧的信息。

      目前,中國方面還沒就此事做出任何回復。

      不得不說,印度在會談前后的態度真的有很大差別。此前是接二連三的向中國放狠話,結果真到了會談的時候又大唱中印友好贊歌。這種轉變的確是讓人摸不著頭腦。對峙期間,印度多次向邊境增兵,就在會談即將開始的前兩天,印度媒體還在向中印邊境運輸了8架“陣風”戰斗機,甚至還大言不慚的說這些戰機將對中國造成“空中威懾”。

      現如今卻從印度媒體嘴里一再傳來好消息,這實在是不像印度的作風。長期以來印度方面不僅主動挑事還倒打一耙,將臟水潑向中國。當中國為了大局,提出了和平談判的時候,印度卻頻頻做出一些挑釁中國的小動作。不僅不自知還十分可惡。此次設立熱線雖然看起來是一件好事,但是綜合印度的一貫表現來看,真的很難讓人相信印度的“誠意”。

    印度空軍比中國空軍更有優勢?

        最近一份由哈佛肯尼迪學院的研究人員撰寫的中印軍力平衡研究報告稱,目前印度空軍裝備的蘇-30MKI戰斗機和“陣風”戰斗機都更具有優勢。報告還補充說,考慮到戰斗熟練程度和靈活性,印度空軍的是唯一能夠使用非對稱作戰能力抵御導彈密集打擊的軍種。

      印度《歐亞時報》報道稱,在印度空軍的5個作戰司令部中,東部司令部被認為是主要應對來自中國的威脅。在“陣風”戰斗機投入使用之前,印度空軍東部司令部據稱擁有多達101架飛機。到目前為止,印度空軍東部司令部主要裝備有蘇-30MKI、米格-27M戰斗機,安-32、C-130J運輸機以及米-8、米-17、CH-47直升機等,而“陣風”戰斗機將進一步“磨尖東部司令部的牙齒”。

        但印度專家表示,隨著中國空軍的快速發展,即使印度空軍采購了法國的“陣風”戰斗機,印度也將逐漸陷入劣勢,建議印度加快推進國產五代機的研發。

      已經退役的印度空軍少將阿瓊·蘇勃拉曼寧認為,鑒于解放軍空軍發展迅速,并且推出了如殲-20這樣的新的作戰平臺,將能抵消印度空軍目前的優勢。即使印度空軍通過“中型多用途戰機”項目采購114架4.5代戰斗機,并開始批量生產國產“光輝”MK-1A和“光輝”MK-2戰斗機,也將陷入劣勢。

      由于預算有限,印度無法趕上中國的步伐。蘇勃拉曼寧建議,印度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加快印度斯坦航空公司的AMCA“第五代先進中型戰斗機”的研發,以抵消中國的優勢。他補充說:“印度空軍必須在新一代偵察平臺的基礎之上,在空對空和空對地能力方面打造攻擊能力。”

      不過,印度的國產五代機項目以及LCA“光輝”戰斗機前景并不明朗。歷時30余年研發的LCA“光輝”戰斗機至今仍在不斷改進,無法大批量生產部署,而AMCA“第五代先進中型戰斗機”更是還只停留在紙面階段。在7月下旬舉行的莫斯科航展上,俄羅斯軍工企業展示了新型單發五代機“將軍”,印度防務分析專家表示,印度獲得這款戰斗機的可能性很大。然而在印度已經有國產五代機項目的前提下,購買“將軍”戰斗機是否會對印度國產五代機項目帶來影響還是個未知數。

      新德里的“和平與沖突研究所”(IPCS)高級研究員伊耶-米特拉近日也“吐槽”印度AMCA戰斗機項目的緩慢進度的問題。他說:“美國已經測試了六代機原型機,雖然印度已經裝備四代機,但還沒有造出五代機的首架原型機。記住我說的話,當美國的F-35戰斗機開始退役時,印度的AMCA戰斗機就準備好了。”

    印度軍改折射“追趕中國”意圖

        “德國之聲”網站8月2日稱,印度正以“追趕中國”為目標,積極推進軍事組織結構改革。然而專家認為,在印度內部利益掣肘等因素制約下,軍事改革面臨重重困難。

      報道稱,印度推動軍事改革的背景是“面臨來自多個方面的挑戰”,其中包括與中國和巴基斯坦的邊境緊張局勢。斯坦福大學南亞研究學者塔拉波爾認為:“印軍在舊式結構和僵化思想下運作,如果出現新的沖突,這些結構和想法基本發揮不了作用。”

      同時,印軍還面臨著無人機、網絡攻擊等日益進步的技術挑戰,而印軍一直醉心于發展飛機、坦克、大炮等常規力量。塔拉波爾說:“在未來的幾十年里,印度面臨的更突出和持久威脅將是信息技術的巨大進步。一切都可以受到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的影響。”

      報道認為,雖然印軍自認為做好打常規戰爭的充分準備,也做好打擊恐怖主義和分離主義準備,但印軍擁有的大部分裝備和平臺都過時了,在執行人道主義援助、救災和維持區域武力威懾等新任務方面力不從心。無論是在更新武器上,還是在完善總體安全戰略方面,印度軍隊都需要改革。

      印度已將軍事改革的參照系瞄準中國。印度防務專家查達認為,印度必須“趕上”中國,印度的戰區改革才剛剛開始,但中國在軍事結構改革方面遙遙領先。此外,就無人機技術而言,中國是全球領頭羊,在人工智能和區塊鏈等技術領域也占據優勢,而這些方面將影響未來的戰爭。印度必須急起直追。

      近日印軍舉行高層會議,討論旨在整合陸軍、海軍和空軍作戰能力的大規模改革。在印度總理莫迪支持的軍改規劃中,有意將目前各自為政的17個司令部合并成囊括三軍的5個戰區聯合作戰司令部。

      然而,聯合作戰指揮部的結構和范圍如何確定,引發印度各軍種無休止的爭論。印度各軍種對司令部結構遲遲未能達成共識。要想推進組織結構改革,必須處理好國防部、各軍種、準軍事部隊等多部門的復雜關系。例如印軍的聯合司令部司令的軍銜是中將,與印度陸海空軍的副參謀長同級,印軍認為,這可能造成指揮結構復雜化。

      縱觀印軍歷次改革,錯綜復雜的部門利益、各組織間相互掣肘,導致幾乎沒有一項改革方案得到徹底執行。本次印軍改革決心不小、力度不小,但改革方案能否徹底執行,還有待觀望。

     

        來源:環球網、澎湃新聞、海外網、騰訊新聞等綜合

    亚洲色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