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ong id="wagc0"><button id="wagc0"></button></strong>
  • <sup id="wagc0"></sup>
  • <strong id="wagc0"><object id="wagc0"></object></strong>
  • <strong id="wagc0"><object id="wagc0"></object></strong>
  • 塔利班攻城略地,美國急于撇清阿富汗亂局責任
    阿富汗塔利班已宣布控制阿富汗34個省中的10省首府。美國情報部門消息稱,塔利班有可能在30天內包圍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并可能在90天內接管這座城市。但是拜登堅稱,雖然阿富汗塔利班在該國節節推進,平民傷亡也在不斷增加,但他對從阿富汗撤軍的決定不后悔。他保證美國將繼續為阿富汗政府軍提供食品、裝備以及空中支援,并向其支付軍餉,“必須為自己而戰、為國家而戰”。

        一周攻占10座省會城市——當地時間8月12日,阿富汗塔利班發言人穆賈希德在社交媒體上聲稱,塔利班占領了加茲尼省首府加玆尼市。

        法新社稱,受美軍即將完全撤離阿富汗的影響,塔利班從上周五開始向北部省份發起了“閃電戰”,短短一周就攻占了10個省會城市,約占全國34個省會的1/4。阿北部重鎮昆都士的一名議員告訴法新社,當天有數百名撤退到昆都士機場的政府軍士兵向塔利班投降,昆都士已完全落入塔利班手中。塔利班士兵開著從政府軍手中繳獲的悍馬在街頭巡邏,拿著繳獲的武器擺姿勢拍照。

        目前,政府軍在北部最后的要塞、阿第四大城市馬扎里沙里夫已陷入塔利班的包圍。該市是阿北部的貿易中心,有國際機場,還有高速公路連通喀布爾,距離烏茲別克斯坦僅55公里。11日,阿富汗總統加尼親自飛抵馬扎里沙里夫,試圖穩固當地安全局勢。此外,位于南部的阿第二大城市坎大哈也正遭到塔利班的猛烈攻擊。阿政府稱,11日政府軍飛機在坎大哈轟炸了塔利班的陣地。

      長期以來,阿富汗南部和東部地區一直被視為塔利班的主要據點,北部則是反塔利班力量的陣地。在阿富汗戰爭開始前,由北部地區軍閥組成的北方聯盟就是反塔利班的主要力量;阿富汗戰爭初期,北方聯盟配合美軍推翻了塔利班政權。如今,北部地區正在被塔利班一一攻陷。

      《華爾街日報》稱,原北方聯盟麾下抵抗塔利班的主力、北部薩曼甘省軍閥阿濟米突然宣布“易幟”。阿濟米是近幾個月來公開投靠塔利班的首個重量級地方軍閥,他的倒戈恐將掀起多米諾骨牌效應。阿官員悲觀地向《華爾街日報》稱:“喀布爾政權現在已經四面楚歌了……照這樣下去,喀布爾的陷落也只會是幾個星期內的事”。

      彭博社稱,由于局勢不利,阿政府代理財政部長當天突然辭職并攜家人離開了阿富汗。報道稱,塔利班占領了阿富汗與巴基斯坦等多個鄰國的陸地邊境口岸,作為阿政府重要經濟來源的關稅收入落入塔利班手中。僅上個月,阿政府就損失了3000多萬美元的關稅收入,這些收入占阿政府收入的一半以上。阿富汗民眾對政府軍保護主要城市的信心大幅下降。《華盛頓郵報》援引美國官員的話稱,根據美國的軍事評估,喀布爾可能將在90天內落入塔利班之手。

        俄《消息報》稱,阿最終結果將取決于戰場上的情況,現在塔利班已“開始站在實力的立場上說話”。

      分析人士認為,阿富汗未來有可能出現“敘利亞模式”,即陷入反政府武裝與政府軍長期對峙的狀態。過去十幾年來,塔利班一直在農村地區,特別是靠近省會的農村地區拓展影響力。因此,過去三個月塔利班能迅速攻占大片農村地區,并以省會城市周邊地區為跳板攻占這些城市。從交戰情況看,阿政府軍的作戰能力和戰斗意志都顯得不足。有報道說,塔利班沒有遭遇政府軍太多抵抗就拿下了一些城市。

    拜登要求阿富汗“為自己而戰”

    美國總統拜登

        為阻止阿富汗塔利班的攻勢,美國總統拜登月初曾下令出動B-52戰略轟炸機和AC-130炮艇機實施大規模空中打擊。這是時隔1年后,B-52再次出現在阿富汗上空。路透社稱,美軍此舉正值阿富汗局勢日益嚴峻之際,隨著以美國為首的外國軍隊撤離,塔利班繼續占領阿富汗重鎮。這次美國動用轟炸機也突顯出阿富汗軍隊仍然依賴美國的支持。盡管阿富汗政府軍擁有自己的空軍,但仍然離不開美國空中支援。

        然而此舉卻并沒有阻止塔利班猛攻的步伐,五角大樓發言人柯比承認,地面戰斗“顯然沒有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在美軍撤出阿富汗的同時,阿富汗境內已經不再部署美軍攻擊機,美軍戰機要從花費幾個小時時間飛抵目標上空。柯比拒絕透露美軍戰機最近幾天實施了多少次空襲,也拒絕透露美國政府是否會在8月31日撤軍日期之后繼續開展空襲。但沒有跡象表明美國會加強對阿富汗的空襲。他強調說,美國現在認為這場戰斗的勝負取決于阿富汗的政治和軍事領導人。

      對阿富汗局勢,國際社會都希望阿政府和塔利班能通過談判和平解決。當地時間10日,阿富汗和平進程多邊會議在卡塔爾首都多哈舉行,來自阿政府和塔利班的代表以及美國、巴基斯坦、中國、俄羅斯、烏茲別克斯坦、歐盟、聯合國等代表參加了會議。多哈新聞網稱,在會上,阿政府和塔利班代表互相指責,使談判陷入僵局。塔利班代表稱,塔利班不希望談判破裂,但國際社會應該“準確評估當地的現實情況”。

      阿富汗陷入如今的戰亂局勢,美國被認為應負最主要責任。然而在白宮記者會上,美國總統拜登稱,他不后悔撤軍的決定。他稱,阿政府軍人數遠超塔利班,阿領導人“必須為自己而戰、為國家而戰”。這一表態,不過是“美式甩鍋”的又一次露骨表演。

        據“今日俄羅斯”報道,英國國防大臣華萊士透露,英國曾試圖組建一個由“志同道合”盟友組成的軍事聯盟,以便在美軍撤離后繼續支持阿富汗政府軍,然而應者寥寥。“從首相往下,我們所有人都很悲傷,我們消耗了鮮血和財富,卻就這么結束了。”華萊士說道。

    歐盟怕難民,俄羅斯防恐怖分子

      阿富汗局勢的動蕩,引起世界的擔憂。“塔利班攻勢兇猛,歐洲6國警告歐盟別向阿富汗難民敞開大門”,路透社稱,隨著塔利班節節勝利,奧地利、丹麥、比利時、荷蘭、希臘和德國等6國向歐盟委員會致函警告不要停止遣返阿富汗難民,否則將會“發出錯誤的信號,使更多阿富汗人離開家園前往歐盟”。

        報道稱,許多歐盟成員國擔心2015年的“難民危機”重演。當時,來自中東的100多萬難民進入歐洲,造成了歐洲多國國內安全與福利體系的緊張,并助長了極右翼團體的聲勢。6國敦促歐盟加強與阿富汗問題相關各方合作,為阿難民提供支持。據估計,今年的內戰已使460多萬阿民眾流離失所。

      俄羅斯擔憂戰亂可能使恐怖分子滲透進中亞和俄羅斯。俄國防部長紹伊古表示,集安組織做好應對恐怖分子從阿富汗滲透進中亞各國和俄羅斯的準備。“此前來自阿富汗的恐怖分子和毒品走私分子等經過阿富汗與塔、吉、烏的邊界滲入俄羅斯,這次的威脅當然不會變小。”為了防止阿混亂局勢帶來的威脅,俄、塔、烏三國10日在塔吉克斯坦距阿富汗邊界20公里處舉行了大規模反恐演習,共有2500名軍人參與演習。

      10日,印度關閉了駐阿富汗北部城市馬扎里沙里夫的領事館,并敦促在阿的印度公民盡快撤離。中國駐阿富汗使館繼7月29日發出“再次提醒在阿中國公民盡快撤離”的通知后,8月10日又發出暫停辦理領事證件業務的通知,由中國駐巴基斯坦使館暫時代管相關業務,不過中國駐阿使館將繼續提供領事保護服務。

    美“逃跑”式撤軍留下“安全真空”

    駐阿富汗美軍 資料圖

      美國的反恐戰爭,往往以反恐為名,追求地緣政治目標,甚至將地區國家和非西方大國排除在國際反恐聯盟之外。阿富汗戰場局勢的變化,根源在于美國在阿富汗不負責任的“逃跑”式撤軍。美國在2001年以反恐為名出兵阿富汗,事實上進一步加劇了阿富汗國內原有的政治紛爭;在發覺無法依靠戰場解決反恐問題后,又撇開阿富汗政府單獨與阿富汗塔利班和談并達成協議,既損害阿富汗現政府的聲望,又增強了塔利班在阿富汗國內和國際上的政治合法性。

        拜登政府就任后,加快了從阿富汗撤軍的速度,在一些關鍵地區甚至不與阿富汗安全部隊協調就自行撤離,所留下的“安全真空”,就當前的阿富汗局勢而言,造成了極大的不確定性。

      在美撤軍的短短2個月內,塔利班完全控制區域已翻倍,超過阿富汗政府。最近這段時間,阿富汗塔利班先后進攻多個省會城市與關鍵邊境城鎮,這些省份大多位于阿富汗東部和北部邊境。這樣的情況說明,目前阿塔采取的“先北后南”“先邊境后中央”的策略,與其在上世紀90年代中后期席卷阿富汗的“先南后北”“先中央后邊境”的作戰方針已經有了明顯的不同。

      此外,在過去一段時間里,阿富汗塔利班大多在農村和邊遠山區占據主導,但是近期的戰事大多集中在各主要省會,聚集的攻城力量規模越發龐大,顯示出軍事爭奪的焦點已經逐步從農村和邊遠山區轉向大城市。

      阿富汗局勢變化影響著周邊地區的安全。一方面,阿富汗國內沖突很有可能“外溢”至周邊國家,周邊國家不得不密切關注阿富汗局勢,加強邊境地區的兵力部署;另一方面,阿富汗戰事所帶來的地區混亂,極有可能成為滋生極端勢力的溫床。對此,周邊國家亟須通力合作,協同應對可能出現的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威脅。全球反恐必須在聯合國的框架下,調動其他大國的積極性,形成包容性安全合作機制。聯合國各成員國只有相向而行,以促進民族和解、經濟重建為路徑,才能逐步消除滋生極端主義、恐怖主義的土壤。

    對外發動戰爭是美國的遺傳基因

      美國一面急著“甩包袱”,極不負責任地從阿富汗撤軍;一面上演最后的瘋狂,派多架B-52型戰略轟炸機對阿富汗進行狂轟濫炸;一面又振振有辭地大談“支持阿內部對話”“尊重阿富汗主權”……這樣的精分操作令世界瞠目。真可謂:美國打打談談,阿富汗亂上加亂!

      更諷刺的是,20年前,美國扯出“反恐”大旗發動阿富汗戰爭。20年后,《紐約時報》援引美情報界人士的話說:“阿富汗或將再次成為恐怖主義的溫床。”

      如今滿目瘡痍的阿富汗,正是美國這臺“戰爭機器”批量生產的悲劇之一。回顧美利堅240多年的建國史,沒有發動或參與戰爭的時間不足20年。翻開第二次世界大戰后美國的對外戰爭履歷:朝鮮戰爭、越南戰爭、海灣戰爭、科索沃戰爭、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利比亞戰爭、敘利亞戰爭……幾乎所有美國總統任內都曾發動或介入對外戰爭。美國“戰爭機器”嗡嗡亂響,世界和平屢屢遭殃。這讓世人看清,自詡為“山巔之城”“民主燈塔”的這個超級大國,骨子里一直涌動著瘋狂的戰爭基因。

      1945年通過的《聯合國憲章》,對在何種情況下使用武力有明確規定,首次確立“禁止使用武力”這一國際法基本原則。然而,作為二戰后國際秩序重要建構者的美國,卻變著法子為發動對外戰爭尋找借口,有時是操縱聯合國安理會通過所謂“決議”,更多時候則直接將安理會拋在一邊,肆無忌憚地對主權國家發起軍事攻擊。令人稱奇的是,美國可以肆意對別國開戰,也可以隨意屠殺平民,但國際社會質疑、調查美國就不可以。2020年9月,美國政府竟宣布對國際刑事法院兩名高級官員實施制裁,理由是該法院批準對美軍事和情報人員在阿富汗所涉戰爭罪和反人類罪展開調查。可見,瘋狂發動對外戰爭的美國,已經墮落為現行國際規則的最大破壞者。

      縱觀美國發動對外戰爭的理由,名目何其“豐富”:1999年科索沃戰爭,打著“避免人道主義災難”的旗號;2001年阿富汗戰爭,以打擊“基地”恐怖組織和塔利班為名;2003年伊拉克戰爭,聲稱拿到了伊拉克研制“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證據,也就是“一瓶白色粉末”……為了給侵略行徑披上合法外衣,美國將“維護正義”“人道主義干預”“反恐”等口號喊得響亮。然而,正如美國《外交雜志》所說:“‘維護人權’并非美國對外動武的明確驅動力,不過是達成自身目標的一種手段。”

      從朝鮮半島到中南半島,從巴爾干地區到兩河流域,美國戰車所到之處,死亡、動蕩、貧窮、饑荒、流亡等人間悲劇如影隨行。統計數據顯示,阿富汗戰爭已造成約24.1萬人死亡,其中包括7.1萬多名平民;海灣戰爭中,2500名至3500名伊拉克平民在空襲中死亡,戰后又有約11.1萬名平民因基礎設施被破壞和缺醫少糧而喪生;2016—2019年,敘利亞有記載死于戰亂的平民達33584人,目前仍有650萬人流離失所,500萬人淪為難民……口口聲聲尊崇“普世價值”“天賦人權”的美國,在全世界犯下了數不清的戰爭罪和反人類罪。

      中國先賢說:“國雖大,好戰必亡。”美國開動戰爭,在禍亂世界的同時,也在反噬自己。花費巨額戰爭成本,給美國帶來的是數以萬計美軍士兵喪生,國力元氣大傷,社會分裂加劇,政治極化難彌,國家形象趨于坍塌。而美國政客拼命推廣“民主樣板”“美式價值觀”的行動,早已被一次次證明是“豆腐渣”工程、“爛尾”工程,成了全世界的笑柄。

     

        來源:新華社、中國軍網、人民日報海外版、環球時報等綜合

    亚洲色综